周正龙:拍假虎照是为了交差

06-16
作者 :
农暝捭

周正龙:拍假虎照是为了交差
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在庭外一度泪流满面。 CFP供图

周正龙:拍假虎照是为了交差
周正龙造假拍出的虎照

  昨天,在经过了6个多小时的审理之后,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周正龙涉嫌诈骗、非法持有弹药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周正龙的上述指控罪名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公诉机关:

  周正龙为骗取奖金两次造假

  从昨天的庭审中,记者了解到,其实周正龙造假虎照并非只有一次,在2007年的9月27日,周正龙就曾经带着自己女儿买的一部傻瓜胶卷相机以及年画虎,来到自己家附近的山林中,拍摄了一卷假虎照,可是这第一次造假却由于相机质量不好,胶卷全部冲洗失败,所以没有造假成功。

  据公诉机关的指控称,从2006年以来,陕西省林业厅一直派出华南虎调查队到镇坪进行科考调查,周正龙曾担任调查队的向导。在担任向导期间,周正龙听说了如果能够拍到华南虎的照片,可以得到重奖的消息。

  此时的周正龙因为给调查队担任向导,获得了林业局给予的1000元奖金。因此,周正龙萌生了要造假虎照以获得重金的念头。于是,周正龙通过朋友彭会财从别人家里弄来了年画虎,并用自己家里的傻瓜相机进行了如前述的第一次造假。由于第一次没有成功,周正龙又已经通知了林业局自己拍到了华南虎的消息,所以在2007年10月3日,周正龙又进行了第二次造假。

  这一次,周正龙从妻子的堂弟谢坤元(时任镇坪县经贸局局长)处借来了两部相机,一部为长城牌胶卷相机,一部为佳能数码相机。借来相机后,周正龙长途跋涉,来到了距离第一次造假虎照15公里的镇坪县神州湾马道子林区北坡的一块平缓坡地上,将年画虎经过折叠并用胶条粘贴后,拍摄了62张假虎照。

   辩护律师:

  归咎周正龙一人不公平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周正龙则认为自己没有欺骗镇坪县林业局工作人员,也没有骗取省林业厅的2万元奖金。“我是做了假,但是我不是诈骗罪,我到了林业局的办公室,局长覃大鹏看了我的照片15分钟,也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上报,后来的事情都是县里给安排的,县长都在场。后来到西安,开新闻发布会,这些我事先都不知道。”周正龙说。

  陕西理衡律师事务所的张勇律师称,周正龙确实是假虎照的始作俑者,但是在他拍完虎照之后,其后的局势发展都已经不在周正龙的控制之下。虎照没有经过严格审查的过程就公布于众,在随后7个月的时间内,在面对媒体的普遍质疑声中,相关部门又采取了拒绝回应的态度,这些都说明了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和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周正龙:

  我是被县里那些人害的

  周正龙在自辩中则坚称自己是犯错误而不是诈骗罪。对于拍假虎照的动机,周正龙强调是为了应付县里的领导。“有一次,和领导们吃饭,领导们就说要我为镇坪做点贡献,尽快帮忙找到那个东西(华南虎),后来,县上的人又多次催我,有个领导还专门开车三次到我家,让我去找华南虎。”周正龙说。

  在最后陈述中,周正龙仍坚持自己是犯错误,愿意接受处罚,但希望法庭能够判他缓刑,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

   一审法庭:

  审理逾5小时当庭宣判

  周正龙一案从昨天上午8时30分起开始进行审理,一直审理至昨天下午2时左右方才审理完毕,中间没有休过庭。之后,在经过了40分钟左右的休庭之后,法官向周正龙宣读了判决书。

  法庭最后判决周正龙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并将2万元奖金归还陕西省林业厅。

  周正龙在法庭上神情严肃。

   周正龙妻子:是证人所以未进入法庭

  在法庭上,公诉人对周正龙进行了讯问。

  公诉人:华南虎调查队有没有对你介绍过华南虎?

  周:专家给看过华南虎的照片。

  公诉人:怎么想到要拍假虎照?

  周:我自己想的。

  公诉人:拍的过程中,有没有人帮你?

  周:没有。

  公诉人:你拍照的目的是什么?

  周:镇坪林业局的人多次催我,我一开始想交差,但是上山找找不到真的,就想到要自己拍。

  公诉人:你从别人家里借年画的理由是什么?

  周:没有说是用来拍照,只说侄儿得了羊痫风,要治“官煞”(当地的迷信思想),要用虎照来做药引。

  公诉人:第二次拍照年画是怎么放的?

  周:直接放在草地上,旁边有树枝、草皮做支撑。

  公诉人:后来你是怎么去的西安?

  周:谢坤元打电话过来,让我到安康去,说是上面有安排,可是后来到了安康,又说要坐火车到西安,在西安见了林业厅的领导。

  公诉人:后来,在面对媒体质疑时,为什么还要坚持是真的?

  周:这件事我做错了。

  公诉人:2万元奖励花在哪里了?

  周:都用在招待记者上面了,只剩下了几百块。

  昨天的庭审中,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及其子女未能出现在旁听席上,罗大翠等人只能和众多未获旁听证入场的记者一样,在场外等候至庭审的结束。罗大翠告诉记者,她早已经通过律师向法庭提交了旁听的申请,但是法庭却并没有批准,在上午,罗大翠还一度情绪激动,流着泪试图硬闯法庭,但是被法警阻止。

  记者从法院了解到,罗大翠之所以不被允许进入法庭,是因为她和子女都是周正龙案的证人,因此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证人不能旁听庭审。

  在场外的罗大翠则向记者们表示,周正龙没有犯罪。罗大翠称,老周以前见过华南虎,但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由于老周曾为国家林业局的科考组做过向导,所以他才想去拍虎,并没有想到骗取奖金的事情,奖金也是镇坪县林业局主动给老周的。

  15时30分许,法院当庭宣判后,老周被警车带离法院,罗大翠跑到警车旁希望能看到周正龙一眼,但由于车玻璃贴膜,罗大翠最终也没看到老周。文/图 本报特派记者李钢(除署名外)

   相关评论: 周老虎用真实的谎言完成角色转换

    周老虎案清晰的谎言与晦涩的真相

    周正龙案离公开审理有多远

    正龙拍虎难道要成为千古之谜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l/2008-09-28/04261637390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