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持续高温天气进入尾声 今夜将迎阵雨

06-07
作者 :
朱典贬

昨日,丰台区铁路工务段,工人戴着草帽在高温下检查铁轨是否发胀变形。 昨日,丰台区铁路工务段,工人戴着草帽在高温下检查铁轨是否发胀变形。 昨日,农展馆门口,特警总队朝阳大队的三位特警正在烈日下执勤。 昨日,农展馆门口,特警总队朝阳大队的三位特警正在烈日下执勤。

  昨日京城依旧“热情”不减,最高气温虽没突破40℃,但37℃的温度仍让很多市民不愿出门。不过这段“热辣”天气已进入尾声,昨日下午,北京市气象台解除了高温橙色预警,今晚还将迎来阵雨,明后天的最高气温都不会超过30℃。

  北京告别今夏首段高温天气

  从5月27日17时启动高温黄色预警,至昨日16时40分解除预警,北京此次高温预警持续了约72个小时。

  昨日16时40分,由于气温下降至35℃以下,北京市气象台解除了高温橙色预警,持续了多天的高温预警得以结束,也预示着今夏第一次高温过程告一段落。

  北京市气象台相关负责人表示,端午期间北京的气温呈现下坡路趋势,今日依旧30℃以上,但是1日和2日的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下,2日的最高气温只有25℃。今日夜间至明日京城还将出现阵雨。

  河北山东等多地仍持续高温

  中央气象台最新监测资料显示,昨日15时,河北南部、山东中西部、河南东北部、江苏中北部等地气温仍在35℃以上,河北南部、山东中部等局地气温达37~40℃,京津大部地区气温有33~34℃。与前日相比,高温覆盖面积(约40万平方公里)和强度均有所下降。

  由于高温范围缩小,强度减弱,中央气象台昨日18时解除了高温黄色预警。但今天白天,河北东部、山东中北部、内蒙古西部和东南部、辽宁中部、云南中部、华南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仍有35~37℃的高温天气。

  今日起,江淮、黄淮等地的降水将逐渐占据主角地位,黄淮南部、湖北东部、江淮、江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局地有大暴雨。

  - 焦点

  高温天污染物臭氧超过PM2.5

  由于连日的高温和强日照,最近京城的首要污染物由一般的PM2.5变成了臭氧,昨日京城的臭氧处于轻度至中度污染之间。

  这些臭氧来自哪里?

  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介绍,地面臭氧大部分由人为源排放的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在高温光照下二次转化形成,氮氧化物和有机物主要来自发电厂、机动车等。北京臭氧超标主要发生在气温较高和光照较强烈的5至9月。从2013年监测数据看,臭氧污染最高级别达到中度污染,臭氧作为首要污染物的超标日占全年总超标日的20.1%,仅次于PM2.5。

  该中心说,高浓度的臭氧会刺激和损害人的黏膜组织,如眼睛和呼吸系统,对人体产生负面作用。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介绍,臭氧污染有明显的时间规律特征,超标时段集中于高温强日晒的午后至傍晚。大家可以根据臭氧的实时浓度,减少或避免午后至傍晚时段的出行和户外活动,就能有效降低臭氧对健康造成的影响。

  北京一天用掉1.5个昆明湖水量

  随着5月29日北京出现40℃的高温天气,北京市城区供水量当天以304万立方米突破百年历史纪录,超过2013年最高日供水量纪录298万立方米,相当于一天就用掉了1.5个颐和园昆明湖的水量。

  供水高峰时段出现在上午8:00-9:00,小时水量达17.2万立方米,这相当于北京城区一小时自来水用量能灌满约77个奥运标准泳池。

  据自来水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高温是小时供水量突破纪录的主要原因。“八点到九点这个时段生活用水量还没有降下来,但是行业用水量又已经上来了,发生重叠导致用水量高企。”

  据预测,今夏城区最高日供水量将达到310万-315万立方米,比去年夏季历史最高供水量298万立方米增加12万-17万立方米,接近城区318万立方米的日供水能力极限。在南水北调水源进京前,北京今夏高峰供水形势依然严峻,市自来水集团呼吁社会各界节约用水。

  时间:5月30日9时 地点:农业展览馆

  特警夏雄伟

  负重30斤 热了喝冰水

  刚过早高峰,空气中的暑气已开始显露。路人都是清凉装束,三名特警队员全副武装。昨日9时,农业展览馆大门外,特警总队朝阳大队的三名特警队员与上一组完成交接。未来3小时,将由他们对燕莎地区巡控,处置突发事件。

  队员们上身内穿吸汗背心、中间是袖子只能挽至肘部的作战服、外面再罩一件战术背心,随身携带强光手电、手铐等。下着长裤,脚蹬防刺靴。有情况时,他们还要加套一件重达10多斤又不透气的防弹背心。4层衣物加身,全副武装下来总重量超过30斤。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是特警队员的标志。由于常年在烈日下工作,他们已经固定了这种肤色。

  朝阳特警大队的副大队长夏雄伟说,为应对高温天气,大队增加了换班频次,平均2至3个小时换一次班。而日常状态下,4至6个小时一班。执勤过程中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只能靠喝冰水降温。即便如此,特警队员平均每人每天仍有8至10个小时的上勤时间,上勤间隙还要保证日常的体能训练和技战术训练。

  时间:5月30日13时 地点:丰台火车站

  铁路养护工侯然

  巡护铁轨 安全帽里装冰袋

  “走!”侯然起身叫了身边7个小伙伴,8个人带上工具开始了每天例行的铁轨巡护。

  和平常一样,8个人要沿着枕木一步一步行走,时不时还要趴下来用眼睛观察下轨道,查看铁轨是否在高温下发胀变形。放眼望去,铁轨上可以看到一层热浪,且两边没有任何可以遮阳的建筑、植物,没到5分钟,八个人的额头上开始冒出汗水。

  多年的经历,侯然有自己应对高温的小窍门。首先就是少说话,八个人在大热天出来巡轨,几乎很少说话,“少说话就等于减少运动。”

  侯然还会在工作前一天,制作一个冰袋。夏天高温,他将冰袋放置在安全帽中的小隔层里,并且还会带上两瓶冰冻矿泉水揣兜里,“可以坚持1小时,全身阵阵凉意。”这和一天四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相比,显然短了点,但也让侯然觉得满足,“能舒服一秒是一秒。”

  没多久,侯然返回休息室取工具,脱下外套,里面的短袖已经完全湿透,侯然熟练地换了件衣服,“一般一趟下来全身都能滴水。”说完,侯然又抓了几个冰袋给工友带上。

  时间:5月30日13时 地点:南十里居

  公交车司机杨师傅

  一趟没跑完 湿毛巾变干

  杨师傅驾驶着一辆没有空调的公交车开往望京方向,同往常一样,他要工作8个小时,从始发站到终点站,来回驾驶4圈。

  在杨师傅的左边窗户和前面的玻璃上,分别安有两个遮光帘,但为了避免遮挡视线,左边的遮光帘并未打开,前面的遮光帘只放下一点点,起不到什么作用。刺眼的阳光透过公交车前方巨大的玻璃照到杨师傅脸上、身上,汗水从额头沁出,滴到方向盘上。

  “干这行六年,早习惯了,年年夏天都热得受不了。”杨师傅坦言,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避暑方式,只是从车队出来时会随身带杯白开水,汗水跑到眼睛里,影响视线时用准备好的湿毛巾擦把汗,天气热起来后,经常还未到终点,湿毛巾就变成了干毛巾。

  为怕司机中暑,出车前,杨师傅所在的车队为每一位司机准备了一瓶冰水,“天太热,一整瓶冰水几口就喝完了”。杨师傅说。

  时间:5月30日14时 地点:天安门广场

  民警杨宁

  广场上巡逻 方砖烤软鞋底

  迎着朝阳看国旗升旗,傍晚目送国旗缓缓降下,天安门地区分局天安门巡警四大队民警杨宁在广场巡逻8年,对旗杆下这片几百步就能丈量完的责任区再熟悉不过,但他昨天第一次知道,在烈日的炙烤下,脚下这些方砖的温度可以达到50℃以上。

  这两天北京遭遇高温,前天一度突破40℃。杨宁说,中午那班岗交接完,回到单位都不想吃饭,大口大口灌了几杯水,胃里翻江倒海。

  昨天下午,天安门广场上游人不多,杨宁在旗杆周围巡逻。一圈下来,警服后背已渗出汗水。

  杨宁说,队里的年轻民警们知道,要是拍婚纱照就赶在夏天来临前。因为一夏天执勤,同事们都会晒黑。为了保持战斗力,他们2小时一换班。“但如果是中午那两班,走2个小时下来,皮鞋底子都会被地面烫软。”杨宁说,他们执勤的时候不能在车里待着,不能戴遮阳帽、不能打伞。由于长时间暴晒,制服被汗水浸透,内穿的背心一天要换三四次。

  时间:5月30日16时 地点:西城区小马厂路

  停车管理员宗军伟

  街边来回跑 躲树荫下乘凉

  下午4点,阳光仍有些许灼热。31岁的停车管理员宗军伟躲在树荫下,不时用手上的一叠发票给自己扇风。看到有车驶离停车位,他跑去收完停车费,就立即回到树荫下。

  “今天比昨天凉快一点,没那么难受了。”宗军伟边说边把灰色工作服的衣袖挽到肘部,他每天要在街面上这样来回跑上百趟。从河北邯郸到北京做停车管理员半年,他每天工作12小时,管理50个左右的车位,白天几乎都是在路边度过。

  连续几天的高温,让宗军伟被“晒得难受”,因为除了不得不在路边忍受高温,不停擦汗,收入也因为高温而降低,“这么热,很多人都不出门,停车数量比往常少多了。”

  面对炎炎夏日,宗军伟和同事也有乘凉的办法。“我身体素质还行,这工作也不是特别累,下午最热的时候,就搬到树荫下坐着,吃饭时喝几口冰啤酒,躲过太阳最大的几个小时,晚上就凉快了。”宗军伟说,听老同事说,去年公司给大伙发了凉茶作为暑期福利,“今年听说也会发,喝点凉茶解解暑,挺好的”。

  时间:5月30日16时 地点:手帕口桥东

  园林局清扫员刘师傅

  树喝水我喝茶 大家都降温

  昨天下午4点40分,54岁的刘师傅蹬着三轮车,由西向东行驶,经过一片绿化带时,他抬腿下车,从车斗里取出绿色铁爬犁,走到灌木丛边开始工作。

  每天下午2点到6点,刘师傅的身影都会出现在这条长约200米的小路上,园林队里,他负责给小树浇水,清除落叶和灌木丛里的杂物。

  “每天出来浇浇树,扫扫落叶,就当锻炼了。”刘师傅是河南人,三年前到北京打工,妻子在车站西街附近从事家政工作,女儿已在浙江成家。刘师傅说,虽然工资不高,但每天4小时的工作对他而言算是轻松的。

  “今天上班时,队里给发了两包茶叶,还叮嘱我们注意避暑。”刘师傅说,出门前,妻子给他用热水沏了一大壶茶,叮嘱他路上记得喝。“也不知道是啥茶,咱也不讲究,只要解暑就成。”

  用爬犁将灌木丛中的落叶和杂物清理干净后,刘师傅拧开灌木丛旁边的喷水阀浇水。“洒点水,草地和树都不会太干,夏天热,它们跟人一样,也得降降温。”

  A08-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饶沛 郭超 李馨 林野 李禹潼

  A08-A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薛�B 王贵彬 侯少卿